一根火腿肠引发的“屠父”

2021-08-20 20:53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作者 | 南风窗主笔 何子维

1、包养情妇:81岁企业家抛妻弃子,与女秘书姘居20年。

2、损公肥私:侵占企业普通员工和管理层的股权,获利超过50亿港币。

3、偷税漏税:国企改制期间获2亿美金,却成为“不便公开”的收入。

4、重美轻中:进口美国商品,导致中国企业损失惨重,流走百亿外汇。

现在,有这样四则新闻摊在你眼前,你会优先选择看哪一则?

无论八卦,还是财经,乃至时政,你都能在它们中找到想要点击的元素。而它们中的任何一则单独出现,都足以卷起舆论的海啸。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它们挤在了同一则新闻之中。

更有意思的是,这则新闻当事人,正是“万万”——万氏父子,万隆和他的大儿子万洪建。

作为企业家的父亲,“万万”不曾想到,这则新闻背后的爆料者竟是儿子。

01

万洪建的一篇文章,《我眼中的父亲和万隆》,在8月17日深夜推送。

与题目中透露的温馨父子情毫无关系,文章里,52岁的万洪建公开扯掉他81岁父亲万隆的“底裤”,揭露了其包养情妇、损公肥私、偷税漏税、重美轻中种种不当行为。

(万洪建)

如果言之凿凿,儿子细数父亲的“多宗罪”,犹如一封大义灭亲的“检举信”,定能置他的父亲于万劫不复之地。

一向猴急的市场,听风便是雨。尽管万隆方面随后在18日回应,称万洪建“指控不真实且具有误导性”,但哪能等到真相大白,由万隆执掌的全球最大肉类加工企业——万洲国际有限公司,其股价当天大跌11%,市值一天蒸发了127亿元。

涉足股市不多的人,对万洲国际这个名字,会有些茫然。但如果提到双汇火腿肠,这个由它的子公司双汇发展生产的产品,可能会唤起不少人的舌尖记忆。

万隆之于双汇,就如同柳传志之于联想、任正非之于华为。

过去53年,靠着杀猪卖肉,万隆带着“双汇”,不仅拯救了濒临倒闭的河南漯河国营肉联厂,而且将其打造成了家喻户晓的行业代名词。

万隆也被时髦地称作“屠宰业的乔布斯”。

与身着黑色高领毛衣的乔布斯不同的是,“头发少、头皮硬”的万隆形象有点吓人。

(万洲国际董事长万隆)

也没有什么高科技环绕,站在万隆面前的,是无数头猪,以及猪肉之下的与资本过招,与体制博弈,和岁月赛跑。

万隆一直手起刀落,对付了无数对手。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万隆除了开除一堆副厂长,还开除过副市长的侄女。可以想象,他曾得罪和摆平了多少人。连万隆自己都讲,“换了别人,可能早出局了”。

就是这个当了一辈子屠夫的人,他在企业所有重大的关键节点,都留下了威望和掌控力。

但或许正是这样,导致了他没有时间、更没有机会想过探春那句意味深长的话:

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至死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02

万氏父子的不和,早在两个月前就人尽皆知。

当时,长子万洪建与万隆冲突后,当场崩溃,头撞玻璃血溅办公室。

(6月17日,万洲国际发布一则罢免公告,根据公告,万洪建不但被免除了执行董事、董事会副主席、集团副总裁的职位)

十几天后,他得到一纸没有回旋余地的公告:废太子,次子万宏伟补位。

值得一提的是,次子虽补位,万隆却没有放手,仍然实际把持企业核心决策权力。

万洪建后来对媒体解读了这次罢免,主要原因是他公开否定过万隆的想法,万隆便骂他“大逆不道”。

这四个字从万隆口里骂出来,也不是头一遭。

第一次“大逆不道”是2013年,双汇收购美国最大的猪肉企业史密斯菲尔德。万洪建觉得不妥,71亿美元的并购金额太大、风险太高,另外美国业务已经饱和,应该聚焦中国市场。

(2013年双汇收购美国史密斯菲尔德)

第二次“大逆不道”是2020年,还是和史密斯菲尔德有关。万洪建看到该厂生产的培根、火腿等美式产品,在中国市场不被广泛接受,且成本高,使得每年要亏损1-2亿元,建议发展中式肉制品。

万洪建认为,儿子对企业发展提出问题和建议理所应当,但父亲容不下质疑,反将谏言当作对权威的挑战、对“君为臣纲,父为子纲”的传统伦理的挑衅。

从万洪建的字字句句里,我们不难听到,他奏响的都是强势统治下的人生悲歌。

可以说,这份讲述符合外界对万隆的印象,也符合大众对上一代信奉强人政治的企业家和他子女们的猜想。至于他的真实目的如何,我们无从得知。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家千亿猪肉帝国,真的需要为接班人做一个决定了。

家族式经营被认为是最具普遍性意义的企业类型。它在我国民营企业中不仅占到90%,其经济总量在GDP中的比重已超过60%。但问题是,在未来5-10年内,将有300万家民营企业为接班人发愁。

在它们之中,万隆作为中国目前为数不多的40后企业家,已达杖朝之年,接班人问题最是火烧眉毛。

旁人关于他何时易手、何人接权,早已猜测不绝。但这在万氏家族内部,属于禁忌话题。

这也是为何,万洪建两个月前在万隆在的办公室发生了冲突。他去万隆的办公室,就是想要聊一聊CEO人选的问题。

万隆回应说:自己没有跟任何人讲过提拔CEO的事。

万洪建一听就火了:你要这样讲,那咱俩就没啥话可说了。

是谏言不被采纳,还是接班人选放大了矛盾,万氏父子一直在有意回避冲突中的分歧。

然而,猜忌和不信任一向很难被时间熨平。最终,从1990年就进入双汇,已经跟随父亲干了31年的万洪建,被废了。

正当人们津津有味地品尝这顿权谋大餐时,苦熬了31年的万洪建颇有当年康熙的太子胤礽的牢骚,“天下岂有四十年之太子乎”。他不甘心。

(电视剧《雍正王朝》剧照)

准确说,万洪建是太不甘心了,所以他干脆把父亲往“死”里整。

03

命运真是一切人间戏剧最成熟、最具匠心的设计师——

万隆罢免万洪建的那天,恰好是父亲节,6月17日。

两个月后,8月17日的深夜,万隆收到了迟到的父亲节礼物。

一把双方都打过无数交道的“屠刀”。

刀起的一刻,不知道万氏父子有没有想过,如果“多宗罪”中的任选几项被查实,对于整个万氏家族来说意味着什么。

(8月18日,万洲国际就此次事件发布澄清公告,称指控不真实且具有误导性)

甭提现代企业的顶层设计、合理配置、动态调整,也别谈接班人选,恐怕日后,班都没有上的。

万氏父子反目成仇公开化的教训,实际上,不再单单是我们过去熟悉的那套——企业家对接班人和股权,在认知、安排和格局上有缺失。

在这之前,要意识到对家庭、家族建设的忽略。

“二代”家里有“王位”要继承,这句话常常用来打趣,但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长子往往都被寄予了传承衣钵的厚望。

别的不说,外界看待万洪建,便是这么回事。

但万洪建自己怎么看待自己这个长子?

对万隆的指控中,有一条最八卦、最易被忽视:包养情妇。

万洪建说,父亲与姘头同居多年,无视其母亲的痛苦,将母亲留在河南老家不管,也不允许别人把她接到香港。

这还没完。万洪建和万隆多年的沟通,一直由姘头,即万隆的女秘书沈瑞芳传话。沈瑞芳还曾放话,有什么要想跟你爸说,必须先告诉她,由她来判断要不要跟万隆讲。

贵为长子,却因一个外人垂帘听政而阻隔了血肉联系。用万洪建自己的话来说:一般普通家庭的温馨在我们家丝毫没有。

按照常识,每一个成功的家族企业背后,都有一个成功的家庭。这句话都说滥了,但是现实似乎恰好相反。

从土豆到当当,仅仅在上市公司的披露中,企业家和家族成员们支离破碎的关系,已经让太多家丑、太多反目,焦灼遍地,对企业也造成了太多致命伤。

(2020年4月26日,当当网的创始人李国庆带人进入当当网办公区拿走47枚公章、财务章。当当回应:公章已挂失,没有效用)

数据佐证了这一点。全球范围的家族企业中,只有30%的家族企业能顺利从一代继承至二代;而成功传到三代的,寥寥无几,存活率只剩10%。

而一个大奇葩,就是在商业、教育、医学和艺术等领域战绩斐然,为后世留下丰厚遗产的克菲勒家族。它不仅打破了富不过三代魔咒,还将辉煌延绵至了第七代。

作为家族传承的代言人,洛克菲勒家族的成员当然与天分、机遇、努力,分不开。但重要的是,这个家族拥有一套有效的家庭治理体系。

为了基业长青、财富永续,老洛克菲勒早在1882 年,就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家族办公室,代号“5600房间”,先后吸纳了各领域的专业人士加入核心顾问团队,比如原子能委员会主席刘易斯·斯特劳斯。

(洛克菲勒家族)

要知道,那时正值其石油帝国的鼎盛时期,5600房间就已经如整个家族的中枢一样在运行了。它主要干两件事。

一是管钱。也就是对家族财富进行资产配置。

二是管人。根据家族成员的需求,提供服务,细到给家庭成员买机票、付学费、选择司机,以及给保姆发放工资等。

而在该房间之外,洛克菲勒家族还设立了午餐会制。每年6月和12月,家族成员聚在一起共进午餐,讨论个人问题和家族共同的问题。

家族和谐,注重子女培养,对于像洛克菲勒这样的家族来说,都是企业基业长青、家族财富长期保有的防火墙。

他们明白,要想永续,对人力资本的重要性,再怎样强调也不过分。那些赚得的大量财富,不该只是钞票,还应是支持人力资本发展的工具。

而在一个冰冷的家里、幽深的“皇室”中,无论觊觎权力,还是图谋财富,可以毫发不伤却得逞宏图,这样的故事,我们基本不能在历史书里找到支撑。

编辑 | 苏米

排版 | 文月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