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后的第一个学期,一位小学老师在开学前夜失眠

2021-08-30 08:52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01

睁开眼,已是新学期。

此时才睁眼,并非贪睡赖床,只是从教十年,第一次如此清醒。

前尘好似一梦,当年举家庆祝我考上当地小学教师,一时间只觉得自己光耀门楣,不负众望。如今,登上教台第十年,被这一系列新政策的组合拳击打得晕头转向时,终于睁开了眼。

醒了,却终是寻不回曾经初为人师的激扬与亢奋。

这并非事业倦怠导致,而是我睁眼看清了如今的社会主流,他们看向教师的眼光,早已不是我儿时长辈对老师的那般热忱与敬重。

对教师的这份审视或许是社会的进步,是社会人群高智的体现。他们不再盲目迷信权威,而是主动宣誓自己的权利应当得到尊重。

然而,身处漩涡,利于审判台上的教师,今后该如何自处呢?

02

“依法取缔”的补课班 =“举报有奖”的过街老鼠?

之前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段子:一位中年男子被群众举报违法补课,在审讯过程中,中年男子为了洗清自己课外补课的嫌疑,竟然谎称自己只是想进行“黄赌毒”方面的违法犯罪。

宁愿因黄赌毒被捕,都不愿因违法补课而丢掉工作,可悲又可笑。

创作来源于生活,不论段子内容是否属实。

在双减的高压之下,某些地区甚至贴出了“举报违法补课有奖”的宣传标语,那些补课老师一夜之间都变成了过街老鼠,在东躲西藏中惶惶不可终日。

校外培训补课被大力度取缔,当然可以归因是教育内卷导致的教育焦虑。家长们为了自己的孩子能保持优秀,不被同龄竞争者甩掉,从而把巨大的压力都转嫁到了孩子的身上。

而作为教育活动的主要执行人,教师则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众矢之的。课外不好好教书,把学生引流到补课班的老师确实存在,但是倘若把这种行径安插到所有教师头上的话,这个屎盆子着实有点大。

好在,我人懒胆子小,虽然工资入不敷出,也从未有胆开设课外补习班。在这个特殊的“双减元年”,我庆幸自己从未动过给自己挖坑、供家长下套的心思。

若是遇到一两个得到“高人”指点,一边听我口若悬河地讲课,一边录下证据准备日后摆我一道的学生,失掉的工作和尊严都尚可有机会补救,失去对学生的赤诚之心,恐怕再难复活了。

可是,作为老师,我却必须教育我的学生永远不要做那个两面三刀的小人。

“双减政策”虽是为了减轻学生的学习压力,但是,只要是在教室里,我们就要尊重讲台上为我们传道受业解惑的老师。

那个偷偷举报老师补课,并且领着执法人员指认补课现场的孩子,并不是视死如归地将日本鬼子引入包围圈的王二小,那只是一个不懂感恩,毫无人情的畸形儿。

取缔补课,但是别将孩子的良善与纯真一并夺走。

03

作业完成时间 = 作业总量设计?

在双减的众多条目中有一条:小学一二年级不允许布置家庭作业,四至六年级完成作业的总时长不得多于一个半小时。

想起每天要批改五十多本、两至三种作业,累到头也抬不起来的日子,一瞬间觉得这一条简直就是解放了老师。

可是,或许是一时忘了日常教学的基本操作,评估一下班上学生的平均水平,能在一个半小时之内写完语数英三科作业的学生可能不到五分之一。

单拿语文这一项来说,生字书写、组词;句子训练仿写练习;阅读理解训练;大作文小练笔训练……

就这还不包括阶段性的基础知识考查和背诵默写古诗文或者文言文,指望在校的课堂时间就让学生全部完成,对于大部分学生而言,这个要求就好像让他们上至九天揽月般,像个笑话。

但凡遇上个爱磨蹭的学生,或许为了让他能在放学之后的规定时间内完成作业,我甚至还准备把他留下来免费辅导作业,这样家长也能眉开眼笑,从而减少脑海里想要去教育局举报我的念头。

你说在校时间延时就有时间写作业了?

难道你没看到要求学校开设课外兴趣拓展课程吗?各种兴趣课程都被安排的满满的,要以丰富学生课余生活为目的,谁听说过学生的课外兴趣是写作业呢?

你说少布置一点就好?

那我真是建议您继续向有关部门反映,坚决取缔一切形式的书面考试,并且严厉禁止学校将学生成绩与教师教学水平评价和绩效工资挂钩,发现一例,严惩一批。

你会发现,当学生在校期间再也不用以一张试卷评价学期学习水平之后,他们的作业量必然会急速下降。

道理很简单,考试成绩就是教师内卷的唯一因素。如果这个因素不存在了,那老师们还卷个什么劲儿呢?谁还会为了学生的那点作业脸红脖子粗地折腾呢?

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陪陪自己家孩子,多给父母尽尽孝,多锻炼锻炼身体防止熬不到退休,甚至那些因为工作忙而被迫单身的姑娘小伙儿,也有点时间避免孤独终老。

属于源头的问题就该从源头上解决。如果找不到源头,只在中流装模作样地扔几块石头,非懒即坏。

04

人民教师=人民教育行业服务师?

当我知道每周一至五要延时课后服务时,内心的波澜并不大。

虽然教师的上班时间一直都是早于当地上班时间(7:20),但是下班时间却从未早于过当地下班时间。反正也下不了班,多看一会儿学生也没啥大不了的。

可是当我知道,学生放学≠老师下班,因为日常例会、集体备课、读书活动、教研活动、整建资料、党员活动、打扫卫生全部都会被安排在学生放学(17:30)之后,我便开始心塞起来。

一套操作之后,下班时间可能要拖到晚上6点半甚至是7点之后。偶尔工作没做完再加加班,可能就要八九点才能离校。

什么劳动法,什么八小时工作制,此时早已经不(没资格)care了。假如再加上某些地区可能要试行的每周六天工作制,再加上日常挤不进工作日的教师培训活动,教师行业可能就要开创777的新型工作模式了哦!

最近,同事正在为明年入学的娃焦虑。让孩子在自己工作的学校入学的话,自己作为家长,忙着开会教研,根本无力在娃放学之后陪着学习。要是让娃上别的学校,又要为接送孩子而发愁。

众所周知,在每一个幼儿园里,教师的孩子永远都是最早入园却最晚接走的,放在小学也是如此。

我们打趣道:“还是把娃送在别的学校吧!起码你在课后为其他孩子延时服务的同时,你家娃的老师也在为你延时服务,这不正好吗?”

当然,课后延时还远远不够。既然学生放学时间必须与当地家长的下班时间一致,那么当地家长都不放寒暑假,这段时间肯定也得一致啊!

所以,就有了“假期托管班”这个曾经“私营”如今即将“国有化”的新型服务产品。

所以,当家长欢呼雀跃着把熊孩子送进学校开设的托管班时,老师们也即将愁眉苦脸地到处寻找可以寄存自己家娃的地方。

你说,不能带到学校顺便自己托管吗?

你可知道?校内托管的模式与日常教学不同,每天都以各种各样丰富多彩的活动课为主。试问我带着学生又唱又跳地进行活动,在学生纪律几乎不受控的情况下,我要如何看管自己的娃?

05

在这个“双减元年”,教师第一次站在历史的舞台上,接受监督,以及“审判”。

台下的那些人,早就不再是孔子门下唯师命是从的弟子。而台上站着的这些从入职起及被教育要对学生的成长无私付出的教师们,却被要求收起自己的武器。

“教书!闭嘴!乖乖听话!别闹事儿”……

嗯,醒了也好,总是好过在梦里心碎。

**********

以上是一位小学老师在开学前的自述,相信也代表了一部分教师群体的心声。

可以说,与中国社会转型相应的教育转型所遇到的所有问题、所有矛盾,都集中到了第一线的普通教师身上。

北大中文系教授钱理群曾在某次教育论坛上发表过这样一番讲话,主旨大概是:一线的老师感到的是身、心两个方面的疲惫,他们已经不堪重负了。我们诚然要为学生减负,但为什么不首先为教师减负呢?

“双减”元年的新学期,面对游戏规则的改变,家长们纷纷调整心态,重新审视对自己孩子的期待。而对老师的期待,似乎更值得各位父母深思——

是否老师这个群体的心理问题,也应该被给予更多的重视?老师是这个世界上工作压力最大的职业之一,许多时候,我们下意识的就把老师们当成了超人。

善待一线教师,就是善待我们的孩子,也是善待我们的教育生态。

作者简介:苏格,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专注儿童心理学研究。一手育儿,一手育人的小学教师;一边奔跑,一边成长的老母亲。

作者:苏格

(责任编辑:石玥_NS3913)